互联网医疗巨头市值屡创新高盈利模式成为难题

互联网医疗巨头市值屡创新高 盈利模式成难题?

近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方案中明确“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

私募排排网未来星基金经理夏风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疫情的原因,国内对互联网医疗的扶持力度也在加大,资本市场关注度也在快速提升。

据悉,这次赏樱直播是拼多多和武汉大学官方展开的合作。拼多多抗疫相关负责人表示,没有一场疫情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夏风光向记者表示,当前互联网医疗发展的难点主要是持续性盈利不足,规模和效益难以平衡,互联网适合的是人群的广度,本身切合医药行业的普惠性,但和盈利性形成了矛盾。

“这是互联网+医疗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再次表明国家对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大力支持。放开首诊将进一步完善互联网诊疗服务,利好互联网医院业务的发展,加速互联网医疗在传统医疗的渗透率。”平安好医生上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从野蛮生长到得到政策力挺,疫情是互联网医疗社会地位和角色转变的重要催化剂。

问:参加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民应该注意什么?

在于刚看来,政策的加码进一步打开了互联网医药健康的空间,互联网医药健康服务纳入医保支付有望走向常态化。“国家对互联网医药的许可不仅提供了制度的保障,也解决了行业合规的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

问: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吸收社员资金吗?

“这是首次从国家层面提出将首诊纳入互联网医疗,并且支持这部分服务纳入医保支付,突破了原有国家对互联网医疗的监管政策。”平安好医生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问:涉嫌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农民合作社有哪些特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另一大挑战是能否拥有成熟的盈利模式。

在政策的力挺之下,互联网医疗相关上市公司市值屡创新高。4月17日,港股上市公司阿里健康市值已经突破2100亿港元,而平安系旗下在线健康咨询服务平台平安好医生的总市值已突破1000亿港元。

而今方舱医院的“关门大吉”,见证了中国人民面对疫情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战斗精神。正是由于全国各地白衣天使的逆行而上,才有了如今方舱医院的谢幕以及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发生在方舱里的故事,无数次令我们泪目和感动,从慌乱走向有条不紊,从沮丧变得充满信心;医护和患者共舞小苹果和萨日朗的画面、在病床上看书的“清流哥”的身影、患者戏精附体的各种轻松搞笑表演……这些在方舱内乐观面对疫情的场景感动了每一个中国人,也给每个面对疫情的人重塑信心、增添勇气。

面对一个必将崩盘的操作模式,为什么这些从事非法集资的农民合作社能维持数年之久,而越来越多的受害群众又不断将资金投入其中呢?一方面,经营者通过组织大规模的培训参观活动,伪造获奖证书,捏造发展蓝图,按时还本付息等众多手段来蒙蔽了集资参与人视线;另一方面,集资参与人的贪欲也促使他们自己把一副镜花水月当成了现实。

“至于疫情过后市场的发展,目前还待观察。其持续时间和影响深度还未可知。另一方面,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企业基本上都是提供义诊服务,这段时间产生的新的需求和问诊量在未来是否可以持续,是每一个互联网医疗企业都需思考的问题。关键的是,如何能够在大潮退去之后,还能保持用户的高活跃度、留存率。这也是我们现在正深思和研究的命题。”平安好医生上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因此,广大农民要注意,参与非法集资的后果是:法律不保护、政府不代偿,责任自负、风险自担。要高度警惕农民合作社非法集资陷阱,切实增强金融防范及自我保护意识,牢记“天上不会掉馅饼”的真理。面对“高额回报”时,要多向权威部门或者亲属家人征求意见,了解投资正常的回报收益率,杜绝“一夜暴富”的错误思想,不轻信,不盲从,守住自己的血汗钱。

就在10天前,拼多多刚刚将“云南的春天”带给武汉。妇女节前,拼多多开展“直播助农售花”活动,联合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特地开通了两趟高铁专列,将1600盆云南鲜花作为节日礼物,送给一线的武汉金银潭医院白衣天使。

“比较看好在线医院以及互联网问诊,在线医院即传统医院的业务向互联网化方面延伸,可以直接起到降费提效,方便患者,整合资源等明显作用。互联网问诊,也被称为云医疗,有一些特定病种是比较适合在线上进行诊断的,比如需要拍片的一些病种,云医疗可以发挥专家团队的优势。”夏风光向记者表示。

疫情是可怕的,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我们取得了成绩,也付出了代价。我们只有在总结经验和教训中,发现问题,弥补不足,不断完善,才能最终战胜疫情赢得胜利。当前,疫情防控斗争处于关键阶段。战胜疫情,还需要一鼓作气,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战胜敌人,我们终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再见,方舱!加油,中国!(央视网评论员 刘波)

答:2006年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颁布,为农民合作社的设立和运营提供了法律依据。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依法登记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属于独立法人。按照法律规定和合作社章程,合作社成员可以对合作社出资,合作社也按照一定的方式将合作社盈余分配给合作社成员。

疫情期间,拼多多方面一直关注着武汉等核心疫情地区的需求。“鲜花代表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拼多多抗疫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疫情防控需要武大校园无法照常开放,但人们的赏樱需求还在,拼多多始终致力于围绕用户所需,提供更好的物质和精神解决方案。

“国家相关部委分别于2月3日、2月6日、2月28日,3月2日、3月3日、3月5日接连出文,鼓励用互联网医药健康模式对抗疫情,短短的时间内出台6个文件是十分罕见的。”此前,1药网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于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电话专访时表示。

“因为疫情的原因,火速上线了一个远程刷医保卡的功能。医保在线支付可以应用的场景是互联网医疗,在常见病、慢病复诊方面有经验和实力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将直接受益于这项利好政策。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这项业务打通对于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都是利好,标志着这个行业得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政策支持。”平安好医生上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答:如果农民专业合作社从事非法集资活动,作为一个无任何经营实体、无任何盈利、未得到任何国家补贴的非法组织,其吸收的资金除部分被挥霍转移外,全部用于对前期入股款的返本分红,当其资金链断裂时,必将形成巨额亏空。

答:一是没有产业支撑,不涉及农业生产活动;二是没有产品交易和盈余分配,不提供农业服务;三是广为宣传,通过开会、培训、参观、旅行、发放介绍费等多种方式发动亲友和农民等不特定群体存款;四是承诺高额回报,用后续集资款还本付息,引诱农户继续投入。

近年来,随着民间融资活动的增加,各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已成为非法集资高发领域,一些原本从事农业经营的合作社开始向“社员”集资,一些不法分子也开始成立农民合作社,以吸收社员的形式,进行非法集资活动。他们利用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做幌子,打着“合作金融”的旗号,突破“社员制”“封闭性”原则,超范围对外吸收资金。所吸收的资金多用于非法放贷、还本付息,或被集资人挥霍转移。

“原来政策仅针对部分常见病和慢性病复诊纳入互联网医疗服务和医保支付范围,而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的落地有望将首诊也纳入互联网医疗服务和医保支付范围。新政策将进一步拓展行业服务边界,利好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中泰证券发布的研报介绍。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目前只在部分地区试点,未来能否在全国更大范围落地还需要时间。”

农民合作社是在农村由农户自愿组成的互助性经济组织,合作社为社员提供农业服务,比如购买生产资料、销售农产品、开发乡村旅游、提供农业技术信息等。一个健全合法的农民合作社可以增进组织内农户之间的经济、生活交往,为本组织成员提供优质农业服务,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但是,近期,一些农民被某些“合作社”的高息引诱,纷纷将存款投入合作社,误入非法集资骗局,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提醒,一定要警惕潜伏在农民合作社名义下的非法集资。

“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的在线问诊实力受到各地政府以及公众的高度认可。平台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APP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平安好医生上述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淳石资本执行董事杨如意向本报记者表示,互联网医疗的竞争基本上都是同质化的,也和其他模式创新行业一样,要进行烧钱。竞争变为烧钱,变为抢流量,没有大资本支持很难做出来。顺畅的盈利模式也许要等到养成用户习惯,同时消灭大多数同行之后才能浮现。(证券日报)

而此次政策提出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更是点燃了市场对互联网医疗的关注度。

Author: tma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