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参加维护国际安全政党多边视频会议

中新社北京7月14日电 (黄钰钦)多国政党14日举行关于“疫情背景下负责任政治力量在维护国际安全中的作用”视频会议。该会议由俄罗斯统一俄罗斯党倡议召开,统俄党主席、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出席并致辞,德国、日本、哈萨克斯坦、塞尔维亚、南非、越南等十多个国家政党政要与会。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作为中国共产党代表应邀参会并发表讲话。

梅德韦杰夫在致辞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影响,面对疫情及其引发的经济下行、失业增加、社会动荡和网络安全等问题,各国应更好保障本国公民安全,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发挥重要作用,以国际法为基础开展国际合作。当前,某些国家奉行民族利己主义,在疫情防控和疫苗研制等方面制造国家间政治竞赛,既不利于维护民众健康安全,也不利于世界和平稳定。作为负责任政治力量,各国政党应当坚持团结、人道主义等价值观,加强在安全领域的对话协作,通过党际交往推动国际合作,为应对人类共同挑战贡献政党力量。

那时的乐视在网络视频和电视领域占据头筹,乐视手机也凭借高性价比一炮而红,但贾跃亭显然并不满足。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中汽车产业正面临一场巨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

这里的“踏上”加了引号,贾跃亭“下周回国”能否成真?数十万投资人等来的会不会又是一场空?这些谜底只能由贾跃亭自己来揭晓。(完)

姜桢祥还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破产,并不影响其国内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除非其清偿了法院判决支付的全部债务,或者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并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的义务。”

投资人究竟能获得多少赔偿?

最多的时候,贾跃亭手中有三张汽车牌——乐视汽车、法拉第未来、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2016年贾跃亭曾经透露,乐视汽车已经投入150多亿元。

为了摆脱债务纠葛,加速推进股权融资。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根据方案,贾跃亭将把他在美国的全部资产放进债权人信托里面,而这部分资产最核心的最值钱的就属法拉第未来。

乐视网股民能拿到多少赔偿?

破产方案显示,贾跃亭的债权人信托资产目前最有价值的是10%的法拉第未来股权。但股权的价值随着公司价值不断变动,2018年底,法拉第未来的估值为25亿美元,那10%信托资产的价值2.5亿美元,但到了2019年5月,BEAR估定的FF股权公允市价约为19亿美元,这部分信托的价值就缩水至1.9亿美元。

无论贾跃亭在公开信中如何“画饼”,28万乐视网股民损失惨重都是不争的事实。2015年5月,乐视网股价曾达到179.03元的高点,但在贾跃亭“东窗事发”后便一蹶不振。

“在美破产不等于无债一身轻”

只不过,三年前亮相的FF91至今尚未量产,贾跃亭则通过个人破产重组实现“金蝉脱壳”,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意味着人生的重启”。

近三年时间以来,法拉第未来想要实现FF91的量产,但该公司却面临着很大的资金缺口。经乐视一役,贾跃亭已欠下大量未能偿还的债务,让法拉第未来的潜在投资人举棋不定。

各国政党在发言中高度评价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成功应对疫情,感谢中方通过党际等渠道为各方抗疫提供支持和帮助,展现了大国大党的使命担当,表示将同中国共产党一道促进国际抗疫合作,共同守护世界和平、稳定与安全。(完)

对于乐视从消费电子到汽车的跨越,公司内外都有质疑:对于汽车制造这样的重资产行业,乐视的资金撑得住吗?对此,贾跃亭2015年公开表示,“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

至2017年5月,乐视因资金链紧张引发大幅裁员,七大生态业务全线收缩。两个月后,贾跃亭丢下乐视网的烂摊子,以帮助法拉第尽快完成融资为由出走美国。

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表示,FF的IPO计划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目前进展势头良好,“我们正在筹划希望短期内快速完成IPO项目,给FF未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让FF取得更大的成功”。

但贾跃亭的造车步伐并不因此停止。2017年1月3日,乐视超级汽车与战略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布旗下首款量产车FF91,但不久乐视系的资金链出现了更大问题。

贾跃亭在信里写道:再次感谢你们的理解、支持和信任,让我能够有机会重启人生、兑现承诺,也让我能够“踏上”回家的路。

进行高寒测试的FF91。图片来自贾跃亭公众号

其他资产也有不同程度缩水。如,其在中国被冻结的2.2亿美元股权是以冻结时的市值计算的。而截至7月2日收盘,乐视网的市值仅有10.37亿元,贾跃亭持有的23.07%股权价值也只剩下约2.4亿元。

贾跃亭个人破产,是否意味着其以后可“无债一身轻”?对此,毕节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姜桢祥告诉中新网记者,破产方案获得通过,并不意味着其债务自然消失。

2018年3月,融创发布的2017年业绩报告显示,这场赌输掉了165亿元,约为融创中国5年的利润。只当了200天乐视网董事长就裸退的孙宏斌表示,“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计提为零了,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宋涛介绍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维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有力措施取得抗疫重大战略成果,并积极参与国际抗疫合作的情况,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造成严重冲击,深化了国际社会对人民安全、总体安全、共同安全的认知。政党作为国家内外政策的源头,要自觉承担起政治引领责任,带头践行多边主义并支持联合国机构发挥重要作用,摒弃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致力构建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国际安全格局。中国共产党愿与各国政党一道,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贾跃亭能不能再次创业成功,首先要看融资效果,随后就是观察产品的市场接受度,当下的不确定性因素还有很多。

对于贾跃亭目前仍是空头支票的“补偿”,乐视投资人并不买账。

即使以上情况都不考虑,乐视网股民要想从贾跃亭那里拿到补偿仍并非易事,因为这一切有个前提:FF的成功。

7月2日,由145位投资人联合建立的微博账号“乐视网维权小组”在贾跃亭发文后表示,“自己(贾跃亭)高位套现120亿,仨瓜俩枣想打发我们,门都没有。”

但这时的贾跃亭已远走美国,开始了法拉第未来的造车“事业”,“贾跃亭”也变成老赖的代名词,而“下周回国”则变成笑柄。

乐视网市值仅剩10.4亿元。数据来自:Wind

贾跃亭造车,被梦想窒息

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消息一出,此前已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乐视网股价7月2日数度打开跌停,7月2日股票成交额放量达1.38亿元。

短短几年,“造车梦”真的拖垮了乐视。2016年11月,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承认,乐视资金状况出现了问题。

贾跃亭造车之路要追溯到6年前。

贾跃亭发表公开信致歉。图片来自贾跃亭公众号

但乐视网对此反应冷淡。7月2日晚间,乐视网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尚未收到任何来自贾跃亭的有关公司股东赔偿计划或安排;公司无法判断是否未来乐视网股东可以向贾跃亭提出补偿申请,亦无法判断预留信托资产对乐视网股东进行补偿的可能。

“贾跃亭在美国破产,国内债权人和股民依然可以向其主张债权,而且中国目前并无法律规定个人可以通过破产来免除债务,其个人在美国申请破产,并不能免除其在国内所负债务,国内的债权人依然可以依据相关债权凭证向其主张权利。”

另外要注意的是,贾跃亭的冻结资产要计入信托,必须是在走完中国司法程序后,而业内人士表示,按照贾跃亭目前的债务情况,最后很难有剩余。

贾跃亭是如何从乐视掌门人,走上造车之路,沦为“下周回国”的笑柄?而苦苦等待的28万投资人,又能否等到传说中的补偿?

为了进军汽车业,贾跃亭曾亲自赴美考察数月。考察归来后,贾跃亭正式启动乐视汽车生态的布局,还用个人资金投入造车业务中,此举也被认为是表明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对于各项业务需要的巨额投资,贾跃亭对于自己的融资能力十分自信,“我一直认为资金不是问题,只要战略足够前瞻、足够领先,产品足够颠覆,有足够的用户价值,只要你的组织能力足够强,只要能把事做出来,资金自然会追随而来的。”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2020年6月5日,乐视网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变为“乐视退”。截至7月2日已收获18个跌停,2日收盘报价0.26元,乐视网的市值也从1700亿元跌到现在的10.37亿元,相较历史最高点跌去99%以上。

而出走前,贾跃亭凭借手腕和梦想,拉来了同为山西老乡的融创老板孙宏斌和他的150亿元投资。只是接手之后,孙宏斌才知道乐视的债务有多烫手,并在2017年9月的一次业绩会上泪洒当场,感慨“愿赌服输”。

但法拉第未来的现状并不乐观。贾跃亭2020年初提交给法院的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法拉第未来的现金和受限制现金合计仅剩740万美元,营运资金赤字5.791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累计亏损21.5亿美元,负债8.01亿美元。

Author: tmapower.com